板栗网

周文兴:板栗熟了

      编辑:琥珀       来源:板栗网
 

编者按:他们,是美好乡村的“守护者”、脱贫建设的“领路人”。他们扎根基层,架起村民、政府、企业等多方沟通的桥梁。2019年5月20日起,乐居财经联合碧桂园推出“凤凰涅槃‘1+x’计划”,奔赴9省14县,对话“中国老村长”,挖掘一线脱贫攻坚的奋斗故事,献礼新中国成立70年。本期[中国老村长]宁陕县四亩地镇严家坪村周文兴。

出品人 | 贺寅宇

总策划 | 陈海保

统筹 | 王川 潘宇凌 王敬宾

撰文 | 林振兴

摄影摄像 | 孟雪祥

编辑 | 吕秀伦

在村委会活动室的院子里,57岁的周文兴望着对面山上长势喜人的板栗林,不禁感叹,“要是那个时候不搞板栗园,现在还不知道穷成了啥!”

罗家沟两面山坡上,疏朗有致的板栗林绿波起伏,树上缀满乒乓球般大小的绿色小刺球。这片位于红岩山下,蒲河岸畔,规模为1300亩地板栗园,彻底改变了罗家沟昔日贫穷落后的模样。

27年前,这里还是荒山荒地,信息闭塞,经济发展缓慢,人均纯收入不足500元。由于缺乏发展门路,长期以来,村民“吃饭靠天,用钱靠教济”,生活徘徊在温饱线上。

注:采访前几日,周文兴因修理房顶失足落地,导致左腿粉碎性骨折。于是,乐居财经与在病榻上的周文兴进行了对话。

1993年夏天,时任罗家沟组长的周文兴,结合本村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,带动全组男女老少齐上阵,发展板栗产业。组织砍灌的第一天,骄阳似火,全组能上的劳力全部到了建园点。

虽然19户村民家中几乎找不到几把像样的农具,仅有几把板锄、十字镐,却只用了6天时间就砍灌130多亩。而当年,罗家沟共计栽植板栗实生苗13000株,建板栗园130亩,人均1.8亩。

随着板栗建园的不断扩大,一些问题也逐渐凸显,各家各户出劳多少不一。周文兴考虑到村民普遍经济基础差,技术人员少的实际情况,在罗家沟兴办股份合作制板栗林场,20户村民全部作为股东。

股份制板栗林场集中体现在规模化、集约化经营增强了产品竞争力和效益,每当收获季节,客商们都是上门抢购,而且销售价格也比本镇其他地方要高6%左右。按照林场章程,群众一致要求给董事提供报酬,理事长周文兴则坚持多年都没有拿过一分钱。

8年磨一剑,从2001年起股份制林场开始分红,20户村户中最多的分到500元。拿到红利的村民们喜不自禁地告诉周文兴,“有收入了,股份制林场整对了。”也是在那一年,周文兴赢得了全村群众的信任,高票当选严家坪村党支部书记,并将更多的精力聚焦在修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上。

彼时,红岩山组由于山高路陡,多年一直未通公路,群众怨声载道。周文兴向贫困户拍胸脯担保,“我就算去借钱,也不会要你们的一毛钱。如果花钱了,我会自己补上。”他多次赴市跑县,想方设法争取修路资金20余万元。

开工后,他日夜奔波在公路建设现场。2005年年底,红岩山公路全线贯通,乡亲们多年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。但由于坡度大、路基差,一遇到雨天路面全被水冲,无法通行,这也是周文兴心中一块心病。

他到镇赴县多次找领导争取项目,在路基不够列入计划标准时,他私人垫款拓宽路基,终于在2015 年通上了红岩山村民一辈子也不敢想的宽敞水泥路,同时打通了佛爷沟,栗子沟的通组路,而周文兴为修公路争取资金、调运物资往返无数趟的差旅费全部自己掏了腰包,从未报销过。

担任村支书以来,周文兴带领全村人民修桥、修堰,普修村组公路。共计修路20余公里,铺水泥路6公里,修桥3座、修堰2000余米,自来水4处、移动通讯基站2处。而今,村上241户不仅通上了平坦的水泥路,还饮用上安全的自来水,医疗保障上也得到极大提高。

去年底,碧桂园来到了严家坪村,委任周文兴为“老村长”,并帮助村里的养蜂合作社销售蜂蜜,提高收益,增加股民的收入。其中,梨子园养蜂专业合作社的带头人周世红就是受益者之一。而她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,不等不靠,撑起精准扶贫路上“半边天”的故事也在宁陕县广为流传。

今年27岁的她,家住四亩地镇严家坪村,16岁父亲病逝,母亲是残疾人,家里有高龄老奶奶和上学的弟弟,辍学后她带着弟弟来县城打工。2011年,她从央视农业节目中得到启发,买了10箱中蜂,开始学习养蜂技术。当年秋季蜂群扩大到23箱,这更加坚定了养蜂的信念,她辞去工作、回乡创业。

万事开头难。亲戚们都劝说她不要冒险,但她坚持筹措资金,起早贪晚,终于建起养蜂场,并组织农户成立了宁陕县梨子园养蜂专业合作社。目前,入社农户达68户,其中贫困留守妇女44人,养蜂合作社不仅有传统的电商渠道,还依托碧桂园旗下的凤凰优选、碧乡等平台资源,将陕宁原生态的蜂蜜推销至全国。

在周文兴看来,“周世红不仅是村里的劳模,还促进当地贫困留守妇女就业难的问题。”而今,在改头换面的严家坪村里,类似周世红这样的产业精准脱贫的案例还有很多,给外界一种“户户有产业、人人有事干”的印象。

以下是乐居财经与周文兴的对话:

乐居财经:什么原因让你想当村干部?

周文兴:初中一毕业我就回来,17岁时担任罗家沟组长。家里其实不希望我当,他们说当组长好事自己得不到,全是别人的。我现在家里住的房子还没有贫困户的房子好。前一段,气象局发天气预报称下中到大雨,我担心我家土墙房子的瓦片会掉落,就爬上楼梯去弄一下,没想到一不小心从五米多高的房顶摔下来,腿摔成粉碎性骨折。

乐居财经:走访贫困户时,有哪些事情曾触动过您?

周文兴:80年代,百姓家中都困难的很,我当初看到过五口之家为了填饱肚子,将还没成熟的玉米采摘下来,并把苞谷芯层层切下来煮着吃。在那种情况下,我们的心也很软,哪里还忍心强收其农业税。

乐居财经:可以分享下严家坪村发生了哪些变化?

周文兴:其一,不仅是村村通公路,而且是每个组上都通了公路,90%以上的农户都通了公路;其二,村上总共是4个村民小组,总共是241户,788人全部吃上了安全的自来水,基本上没有人去河里挑水;其三,住房方面,现在贫困户的住房得到了解决,甚至有的比我的房子还要大。其四,医疗保险的报销比例也在逐步提高,看病甚至有的不用花钱。

乐居财经:路通了之后,对于贫困户有怎样的帮助?

周文兴:路修起来后,不仅把所有贫困户都带动起来,非贫困户的收益都增加很多。当时建了一个农业园区,他们在地里种植的有花椒、魔芋等,还有养鸡。土地不仅实现了流转,村民还会去园区里务工增收。

乐居财经:在扶贫过程中,有让您印象最深的人是什么?

周文兴:有一户一家六口人,家里特别贫困,我们就给六个人都申请了低保。但他们家里的男丁整天喝酒,去年12月份,我们跟他说,从现在开始,如果你再喝一次酒的话,低保名额可能会被国家取消。现在扶贫,扶的都是勤快人,像你这种不行,虽然国家政策好,但也是有章程的。那一次把他吓着了,从那之后他就有所好转,现在自己种庄稼。

乐居财经:碧桂园来到了严家坪村,带来了怎样的改变?

周文兴:去年底,碧桂园来到了严家坪村,帮其养蜂合作社的销售蜂蜜,提高收益,增加股民的收入。其中,梨子园养蜂专业合作社的带头人周世红就是受益者之一。而她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,不等不靠,还清了外债,还促进当地贫困留守妇女就业难的问题。去年,她给贫困户发几十个小鸡崽,今年还给贫困户一户发一个猪崽。

乐居财经:您平日里要处理非常繁杂的工作事务,会对家人会有愧疚吗?

周文兴:我对家里人还是有很多亏欠。我在为村上工作的时候,农活都是妻子一直在做。有时候她白天的活都没做完,晚上还得接着做到深更半夜。

乐居财经:在一些扶贫政策落实和亲情之间,您怎么去平衡?

周文兴:我们村委会评选贫困户的时候,我亲戚一个都没有选上。比如,我的小舅子家里六个人都是靠他一个人支撑,有很多人提议让他进入贫困户,我说不能进,如果我破了这个例,别人就会认为“他的小舅子可以进,我也可以进,”所以我不能打破这个红线。如果亲戚家里实在困难,我就私人想办法,用个人力量去帮助他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